微信说科研&微言谈教育 教育专栏 > 微言谈教育专题 > 子民好好说 > 正文

《外国人永居条例》要宽严相济

来源: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作者:李志民

  2月27日,司法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条例》”)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成为全体国民热议的焦点,是紧随“新冠肺炎”疫情后的最热话题,这充分说明了大家的关注和意见,我们要为国家越来越重视公众意见的表达点赞!

  为吸引高科技人才实施外国人永久居留政策是很多发达国家的通用做法,但中国人口众多且资源贫乏,《条例》要真正达到鼓励真正是高端且中国紧缺的人才来中国工作的目的。学术桥一直关心和联系全球优秀人才,致力于为中国引进高层次人才,成为中国与世界高层次人才的桥梁和纽带,而如何判断哪些人属于高层次人才,结合《条例》,为国家建言,如何更好的服务外籍高层次人才,如何精准引进外籍高层次人才,是我们的责任与使命。在仔细阅读《条例》,结合近几天大家的热议,公众的意见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受理单位是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出入境管理机构,大家担心层级低,这里无须多言,公众的担忧有着现实环境的考量。针对这些,可以考虑将受理单位层级提高到省市级,至多放开到目前设有外国领事馆的城市,并充分发挥信息技术作用,采用网上受理申请。

  其次,《条例》提出“国家建立外国人永久居留政策定期评估调整机制”十分必要,但后面的“必要时,经国务院批准,对外国人永久居留资格实行定额审批制度”值得商榷,外国人定居是事关国家和民族核心利益的重大问题,“对外国人永久居留资格实行定额审批制度”似应由全国人大批准;此外,“国家移民管理部门会同科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适时制定积分评估制度”,其中的“适时制定”应该是《条例》出台前“积分评估制度”就制定好,与《条例》同时出台。

  再次,由于获得中国境内永久居留权的人,依法可享有各项福利,包括其随迁的父母与子女;但是,其应当承担的国民义务却不能保证,会形成一定程度的超国民待遇,会形成权利和义务不对等的不公平。

  最后,征求意见《条例》中申请人的条件与过去的管理规定明显放宽,这有利于选人的范围扩大,但要有明确的高精尖人才审查标准,要让申请人通过竞争才能取得居留资格。中国其实不缺少劳动力,尤其是普通劳动力,我们可能缺少的是高水平的,具有专业知识和技能的创新人才,如果门槛过低,会“引进”大量普通劳动力及家属,增加社会就业压力,消耗社会财富,增加国人负担,尤其是即将进入老龄化的时候。

  《条例》基于中国继续扩大改革开放的需要而推出,体现了中国的自信。自新中国成立70多年来,获得中国永久居留权的外国人不足万人,只有数千人,这非常不利于优秀外籍人才来华工作,不利于国际人才交流。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人民生活水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9年人均GDP已经超过1万美元,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更是超过了众多国家。中国要想继续保持很好的发展,就需要继续扩大改革开放,而其中引进国际智力,国际人才就成为必须的选择。只是,我们在调整政策的时候,不能矫枉过正,需要在《条例》基础上提高门槛,把引进外国人聚焦到最最需要的地方,最有利于国家发展的大局上。

  《条例》特别提到,国家重点建设的高等学校、科研机构引进并推荐的助理教授、助理研究员以上职称的学术科研人员,以及其他高等学校、科研机构引进并推荐的教授、研究员符合申请条件,这些人就是国家发展需要的,结合“双一流”建设需要,我们不仅需要海外华人学者回国发展,也需要在国际上吸引优秀人才来华,加快国家发展的步伐,加快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真正服务于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

  《条例》还提到,在经济、科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等领域取得国际公认杰出成就的外国人,可以直接申请永久居留资格。以及这些人推荐的专业人才。这非常具有针对性,非常符合我们高精尖人才发展战略,以往,我们仅仅把目光聚焦在获得国际大奖的精英身上,却忽视了团队的需要,尤其围绕科技“牛人”组建国际团队开展科研工作的规律,很多时候,团队比单打独斗更有效,而条例中正好回应了这样的需求,这有利于高精尖人才引进和组建国际化的团队。

  《条例》中还明确,具有博士研究生学历或者从国际知名高校毕业,在中国境内工作满三年,其间实际居留累计不少于一年。这是非常有必要的,中国以高校和科研机构目前有大量外籍博士后人员,但是由于政策的限制,博后出站无法正常在中国工作而发挥价值,《条例》很好的回应这样的社会需求。

  一石激起千层浪,《条例》的初衷是好的,有很多必要的,但是我们切不可从以前过紧一下子改为未来的过松,这种直接调头的做法很容易翻车,造成巨大的伤害,阻碍我们的发展,甚至严重影响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是我们不得不警惕的;但是,我们又不能故步自封,需要适时放宽外国人来华的门槛,为中国引进优秀的人才,为此,我们需要对《条例》进行补充和完善,堵住漏洞,宽严相济,回应广大人民的关切和担忧。

  (2020-03-04)

访谈视频
相关文章
访谈嘉宾
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