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说科研&微言谈教育 教育专栏 > 微言谈教育专题 > 子民好好说 > 正文

数字世界的规则不能由互联网寡头来制定

来源: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作者:李志民

  前天,特朗普很不情愿地离开了白宫,在其告别演讲中历数自己四年任职中的成就,很多又被他标榜为具有历史性。其实,真正可能产生历史性意义的是,美国经历1月6日国会大厦骚乱之后,1月8号起,美国10余家社交媒体平台先后对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账号进行封杀。社交媒体平台“封杀”了最有权势的国家领导人,而相应的,运营商也因为“情绪”反过来封杀社交媒体平台。

  此事引起了全世界的警惕,社交媒体平台有权力“封杀”客户吗,运营商有权“封杀”社交平台吗,“情绪”依靠资本的力量为所欲为行吗?数字世界的规则能由互联网寡头来制定吗?所谓的“技术中立”是不现实的,最根本的还是要从法律上找出路。

  其中影响力最大的自然是Twitter对其账号的“永久关闭”,特朗普7500万粉丝瞬间清零,另一家社交媒体大鳄Facebook也对特朗普账号“无限期暂停”。出人意料的是,曾对特朗普不少言论和政策持反对意见的不少欧洲领导人,在经历了特朗普被“网络封杀”之后却罕见的站在了特朗普一边。

  比如德国总理默克尔就指出,Twitter对特朗普的封号是“有问题”的,而法国财政大臣布鲁诺·勒梅尔也发表了类似言论:“令我震惊的是,Twitter关闭了他的帐户。数字世界的规则不能由数字寡头来制定。”

  “封杀”的另一头是网络运营商封杀社交媒体平台,在特朗普账号被封杀不久,据当地媒体报道,在收到用户反馈后,美国爱达荷州一家网络服务商决定封锁登陆Facebook和Twitter网页,作为对这两大社交媒体平台封杀特朗普账号的回应。因而导致该州大量的Facebook和Twitter用户莫名其妙的受到干扰。

  与“封杀”相反的是有偿“删帖等违法犯罪行为。犯罪嫌疑人在互联网上发布涉及被害人、被害单位的不实言论,并以有偿删帖形式向对方索要财物。以高额费用删帖为勒索手段,利用网络的虚拟性、隐蔽性等特点试图逃避追查,还有高手以公关费、深度合作、商务洽谈等名义试图合理化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

  随着互联网平台化倾向日益明显,网络应用服务平台越来越多,网民的资讯沟通和表达的形式越来越多,数字资产未来会越来越多,产权纠纷也会越来越多,网民需要保护的诉求也会越来越强。但如果我们再往前走一步就会发现,作为第五疆域的网络世界里并非仅仅只有网民,还有在跨国的社交媒体巨头上赖以发布信息的众多机构、单位、组织等,他们的资讯表达和数字资产安全甚至涉及到了国家安全。

  当前对于大部分应用服务平台上的数字资产的管理,基本上是政府对提供网络服务平台的企业进行审核,然后由这些商业公司代为管理,其中的规定五花八门,基本出于平台方便自己,完全无视“技术中立”原则,而是根据企业自身利益出发来制定规则,甚至随意限制或者关停用户的账号,由于无法可依,产权界定模糊不清,非常不利于个人或者运营者自己的实际权益。按照正常的逻辑,这些网络用户账号的数字资产应该是谁运营归谁所有,平台仅仅具有监管权力。

  需要注意的是,网络社交平台上同时也有很多散布大量谣言等不良信息的账号,社交平台对其也绝对不能姑息,关键是要找到其中的契合点和准绳——法律法规,依据法律法规进行关停“封杀”,而不应凭运营者的宗教信仰或情绪关停用户。

  实际上,当前对于数字资产的立法保护,产权界定,继承转移交易,赠与捐赠等都急需出台法律法规。正如德国政府发言人斯蒂芬·塞伯特在评论特朗普被封号事件时表示:作为基本权利的言论自由,应该依据法律规定,而不是商家提供的社交平台来规定。目前,世界上这类法律少之又少,我们应该尽快把其纳入视野,不能再由企业自己依据企业的喜好在那里想怎么规定就怎么规定了。

  参考资料:

  1、欧洲时报网2021年1月12日《特朗普被封号引发欧洲警惕 互联网将迎转折点?》

  2、 环球时报2021年1月12日《还击!美国一家网络服务商封掉了推特和Facebook》

  (2021-01-22)

访谈视频
相关文章
访谈嘉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