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说科研&微言谈教育 教育专栏 > 微言谈教育专题 > 子民好好说 > 正文

“霸王条款”不灵了,你上网的个人信息保护有法律依据了

来源: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作者:李志民

今天(2021年11月1日),《个人信息保护法》正式实施,这是一部保护公民个人信息的专门法律,与《网络安全法》《数据安全法》《电子商务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共同编织成一张消费者个人信息的“保护网”。

这部法律对个性化推送、大数据杀熟等广为人诟病的现实问题作出针对性规定,是数字世界个人信息保护的基本法。从此,公民个人信息的保护和维权不再由商家“霸王条款”解释了,而实实在在拥有了法律武器。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报告,截至2021年6月,我国网民总体规模超过10亿,网站数量和App数量分别超过422万个和302万款,如何保障个人信息安全已经成了信息时代整个社会最为焦虑和关注的核心问题。

可以用几句话通俗的概括《个人信息保护法》,那就是,第一、你(服务商)要开采我的数据,需要我明确同意;第二、我要把我的数据移走,你不得阻拦;第三、我要求你删除我的数据,你不能留存。第四、你不能用我的数据来对付我(禁止大数据杀熟)。

“基于个人同意处理个人信息的,该同意应当由个人在充分知情的前提下自愿、明确作出”“个人有权撤回其同意”、“个人信息处理者不得以个人不同意处理其个人信息或者撤回同意为由,拒绝提供产品或者服务”……在“告知—同意”的核心规则方面,《个人信息保护法》明确提出,个人信息处理者在处理个人信息前向个人告知相关事项时,“应当以显著方式、清晰易懂的语言”真实、准确、完整告知,处理包括人脸等在内的敏感个人信息时,必须取得单独同意。

《个人信息保护法》还规定,处理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和诚信原则,不得通过误导、欺诈、胁迫等方式处理个人信息”“具有明确、合理的目的,并应当与处理目的直接相关,采取对个人权益影响最小的方式”;收集个人信息应当“限于实现处理目的的最小范围,不得过度收集个人信息”“遵循公开、透明原则,公开个人信息处理规则”……在对应用程序收集、处理个人信息行为作出明确规范之外,个人信息保护法还规定了违法行为惩处规则,对违法处理个人信息的应用程序,最高可处5000万元罚款。

更重要的是,该法规定,“个人信息处理者”有“举证倒置”的义务。例如:早上你接刚生完孩子的妻子出医院,下午你们就接到多家奶粉公司的电话。你有理由怀疑是医院泄露了你们的个人信息,但你没有证据。那么此时,就可以要求医院证明院方没有泄露你们的信息,如果院方不能证明自己对住院者信息得到有效保护,院方将承担法律责任,这将极大降低消费者的举证难度。

信息时代,《个人信息保护法》的实施具有划时代的重大理论和现实意义。随着网络信息技术和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数据已经成为基本生产要素和国家战略资源,其中的核心之一就是个人信息。数据信息只有流动起来,才能为数字经济源源不断注入底层动力,提升社会资源配置效率。但是,这种流动不是无序流动,只有充分保护个人信息,筑牢安全防线,才能夯实数据要素自由流动的基础,实现保护与利用的相互促进。通过立法加强个人信息保护已成为保护公民隐私和生命财产安全、规范网络健康有序发展的必然要求。

 


访谈视频
访谈嘉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