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说科研&微言谈教育 教育专栏 > 微言谈教育专题 > 子民好好说 > 正文

科学与信仰矛盾吗?

来源: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作者:李志民

最近,网络上一段杨振宁先生关于存在“造物主”的视频受到广泛关注,视频中杨振宁先生说:如果你所谓的上帝是一个人形状的,那我想没有;如果问有没有一个造物主,那我想是有的,因为整个世界的结构不是偶然的……这些不偶然、力量这么大、影响这么大的东西,是哪来的,你可以随便取一个名字,假如这里面没有一个人的形象,那我想大家都会接受……假如一定要加一个人的形象,这是你的自由,但这个是没有根据的……

这段视频引起了我们关于科学与信仰的思考。

人们对科学的理解非常宽泛,对信仰的定义也非常多。这里讲的科学特指自然科学研究,不包括人文社会学科;这里说的信仰是相信和敬仰,既相信又敬仰,就会产生信仰,是人的精神寄托。

科学研究致力于探索自然界事物的本质特性和规律,并对一定条件下的物质变化规律进行分析归纳,主要通过实验或调查验证来研究,科学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推动者;信仰是指对某种主张、主义或对某人、某事物极度信任和尊敬,并把它奉为自己的行为准则,诸如宗教信仰、爱国信仰、政治信仰、科学信仰等等,没有信仰就没有种群归属,信仰是一个民族文化传承的脊梁。

在大众心目中,科学家都应该是满脑子数学符号,两耳不闻窗外事,整天都泡在实验室里的书呆子,与信仰、尤其是宗教信仰是完全绝缘的两类事物。这其实是一种误解,可以从以下两个层面来分析:

第一个层面非常容易理解,那就是科学家起码有爱国的信仰,即便对于科学本身,我们也可以称其为对科学的信仰。科学研究属于生产实践范畴,信仰属于精神文化范畴。

近代微生物学的奠基人、法国科学家路易斯·巴斯德(Louis Pasteur)曾经说过:“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却有自己的祖国。”对我们国人来说,最熟悉的莫过于“两弹一星”元勋们很多都是放弃了在国外的优渥生活,回到当时“一穷二白”的新中国参与国家建设的,从他们身上最能体现出这些科学家的爱国主义精神。

第二个层面不太容易理解,科学研究是探索未知,是在尊重科学伦理基础上的百无禁忌,只要不预设立场,科学家与宗教信仰或者神学并非冰炭不能同炉。

同样流传在巴斯德先生身上的还有一则故事:1883年的某天,一名法国男青年登上开往巴黎的火车,当他钻进车厢发现同车厢的是一个不修边幅的老头子,老人摆弄着一串玫瑰念珠念念有词,一看就是在赞颂上帝那一套。此时第二次工业革命已经启动,科学精神深入人心,于是这个年轻人坐到老人对面有些不屑的说道,虽然你岁数大了,但是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还信这个,你应该相信科学。

那老人停止了祷告看着小伙子反问道,你懂科学吗?年轻人撇撇嘴调侃道,那当然,我还有很多科学类的书籍呢,要不寄两本给你看一看。老人笑着说可以啊,他也想学点科学,随手将自己口袋里的名片掏出来递了过去,说,你把书寄到这儿。小伙子拿过名片一看呆住了,上面分明写着:路易斯·巴斯德,巴黎科学研究院院长。

 实际上,很多著名的科学家都是虔诚的宗教徒,比如大名鼎鼎的伽利略、牛顿等。

开头提到的杨振宁先生观点其实和爱因斯坦的信仰观非常接近了。在1929年,在回答美国犹太领袖拉比赫伯特·高德斯坦时,爱因斯坦说道:“我相信斯宾诺莎的神,一个通过存在事物的和谐有序体现自己的神,而不是一个关心人类命运和行为的神。”斯宾诺莎认为神不仅必然存在,而且无处不在,不仅每个人都属于神,而且万事万物都属于神,简单来讲,万物一体,莫不归神!

科学研究注定是一个远离喧嚣、甘于寂寞的工作,科学家也是人,也需要强大的精神驱动。从外部来说,这种推动可以体现为收入、荣誉、地位;从内部来说,这种推动则多体现为兴趣、好奇心、信仰,兴趣可以转移,好奇心可以弥散,但信仰却可以长久保留,这里就包含着宗教型的信仰以及类宗教型的信仰或者精神。

因此,可以将很多著名科学家的宗教信仰归为两类:一类是信仰人格化的神,另一类是信仰非人格化的神,你可以理解为自然规律。摆脱了具体宗教信仰的形式,可被视作一种抽象神的信仰,表现为对自然深层结构和隐秘秩序的敬畏与赞叹,这使得科学研究本身散发出了神圣感,从而成为科学探索的强大精神力量。

虽然宗教信仰或者神的信仰并不是科学精神的来源,但只要这种精神力量与理性而不预设立场的自然探索活动相互促进,相得益彰,有助于科学的发展。


访谈视频
访谈嘉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