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说科研&微言谈教育 教育专栏 > 微言谈教育专题 > 精彩年鉴 > 2022年 > 正文

布达佩斯开放存取倡议:20周年新建议简介

来源: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作者:李志民

开放获取运动的标志性文件《布达佩斯开放获取倡议》(Budapest Open Access Initiative,BOAI)于2002年2月14日正式发布,由于该文件的重要性和影响力,2012年BOAI曾发布10周年声明,促进开放存取运动发展。今年是BOAI发布20周年,BOAI昨天再次发布新建议。20周年新建议文件较长,以下我们挑重点作个简要介绍,有兴趣的读者可以阅读全文。

英文全文参见:https://www.budapestopenaccessinitiative.org/boai20/

 

开放存取(Open Access)运动源起:

开放存取(Open Access,OA)是不同于传统学术传播的一种全新机制,其核心特征是在尊重作者权益的前提下,利用互联网为用户免费提供学术信息和研究成果的文献资料服务,促进科学及人文信息的广泛交流,提升科学研究的公共利用程度、保障科学信息的保存,提高科学研究的效率。

开放存取运动从网络发展之初就开始了,其兴起主要是源于以下三个原因:一是传统学术期刊出版模式的弊端;二是网络信息技术在技术和理念上对传统出版模式产生冲击;三是日益加剧的图书馆经费危机。基于订阅的传统学术期刊出版体制严重阻碍了学术交流。

 

布达佩斯开放存取倡议:

布达佩斯开放存取倡议(Budapest Open Access Initiative,BOAI)源于2001 年 12 月 1 日至 2 日在布达佩斯召开的一次小型会议,会上诞生了该倡议并于当年2月发布,该倡议首次给开放存取下了定义:

“开放存取”指某文献在Internet公共领域里可以被免费获取,允许任何用户阅读、下载、拷贝、传递、打印、检索、超级链接该文献,并为之建立索引,用作软件的输入数据或其他任何合法用途。

2002年2月布达佩斯开放存取倡议正式启动后,8个国家的主要研究图书馆组织在2002年2月联合建立了“国际学术交流联盟”,旨在将现存的学术交流过程转变为开放存取的方式;后续布达佩斯倡议委员会相继出具《新开放存取期刊创建指南》和《现存订阅期刊转化指南》。在技术方面,大量免费期刊出版软件,如由政府资助开发的开放期刊系统(OJS)也开始出现。OA期刊和机构仓储得以迅速发展。

 

关于BOAI 20周年建议:

2022年2月14日,为了纪念布达佩斯开放存取倡议发布20周年。BOAI指导委员会根据其最初的原则、目前的情况以及世界上所有学术领域和地区业界同行的意见,发布了一套新的建议。

指导委员会虽然仍然致力于2002年BOAI原始声明和2012年10周年声明中所阐述的原则。但是,随着OA的不断发展,例如,OA文献总量的增长,新研究从诞生起就属于OA的比例增长,OA资源库的数量增长,新的OA期刊的数量增长,非OA期刊转换为OA的数量增长,以及OA预印本的使用和接受程度增长。此次20周年建议也见证了来自资助机构和大学的新OA政策、实施OA政策的新服务、新的研究评估实践、新的研究基础设施、新的工具、新的期刊商业模式、新的同行评审方法、作者的新OA选择、新的倡导组织、以及新的伙伴关系和联盟的大量涌现。

过去的20年使我们对OA某些系统性问题的理解更加深刻。今天我们比以前更了解专有的基础设施、对研究访问的商业限制、对研究评估指标的商业化、基于期刊的研究指标、期刊排名、以经济理由排斥作者的期刊商业模式(就像订阅期刊以经济理由排斥读者一样)、对文献库OA的禁运、出版商的专有权、对期刊文章版本的狭隘固定,以及对提供OA本身的不同方法的顽固误解等造成的危害。随着认识的提高,我们看到需要支持开放的基础设施,提高学术界或非营利组织对研究访问和评估指标的控制权,确保无禁运的OA的政策,杜绝不正当激励的评估方法,鼓励包容性的期刊商业模式,以及在相关技术、政策和经济的变化之上对研究文化范式的根本改变。

我们这次不再列一份全面而冗长的建议清单了,10年前,我们为BOAI十周年纪念活动制定了一份长长的清单。但经验告诉我们,较短的清单可能比长的清单更有效。它们可以防止高优先级的建议被埋没在其他不太紧急的建议中。此外,自从我们发表10周年声明以来,许多其他团体也发表了一些优秀建议,这些建议加在一起,很好地涵盖了这个领域。特别是2021年11月教科文组织发布的《关于开放科学的建议》所列内容,因为其涵盖范围之广且已被193个国家批准使用。我们敦促所有教科文组织成员国实施该建议中的原则。

为了使这次的清单更简短,我们只提出了四项顶层建议(尽管分点阐述还是很长)。正如BOAI一直以来所做的那样,我们也关注研究文章及其预印本的OA。我们强烈支持开放数据、开放元数据、开放引文、开放代码、开放协议、开放书籍、开放论文、开放教育资源、开放课件、开放数字化项目、开放许可证、开放标准、开放同行评审,以及构成开放科学的许多做法。我们也看到它们在更大的开放研究和教育的生态系统中的重要地位。

 

20周年建议细则:

(参见https://www.budapestopenaccessinitiative.org/boai20/

开放存取本身不是目的,最终的目的应该是实现研究的公平、质量、可用和可持续发展。下述四项顶层建议涉及阻碍实现这些目标的系统性问题。

 

1.  在开放的基础设施上主持OA研究。将OA文本、数据、元数据、代码和其他数字研究成果放在开放的、由社区控制的基础设施上。使用基础设施,尽量减少未来可能受到商业组织的对访问限制或控制的风险。如果开放的基础设施还不能满足当前的需要,则应进一步开发。

绿色开放存取依然是第一位的,高校和科研机构应首先积极行动,出台政策,自建或加入已有的大型机构知识库。

 

2.  改革研究评估和奖励,以完善激励机制。调整研究评估的做法,用于资助决定和大学的聘用、晋升和任期决定。消除不利于OA的因素,为OA创造积极的新的激励机制。

OA或非OA期刊,都需给予成长时间。年轻的OA期刊,往往因为资历过短而吃亏。在评估时,应杜绝“以刊评文”现象。

 

3.  支持包容性的出版和发行渠道,不要以经济理由排斥作者。充分利用OA资源库和无APC期刊("绿色 "和 "钻石 "OA)的优势。摒弃文章处理费(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s,APC)。

此次建议中关于文章处理费APC的内容很多,态度偏批评。也明确表达,希望绿色开放获取和钻石开放存取(不收APC的期刊)能够替代收取APC的开放存取出版。

 

4.  当我们花钱出版OA研究时,要记住OA的目标,OA只是一种手段。我们应该支持有利于世界所有地区的出版模式,更多由学术主导和非营利组织控制的模式,避免将新的OA文献集中在商业主导的期刊上。摒弃先读后编的“转换”协议。


访谈视频
访谈嘉宾
分享